北京昌平女法官馬彩云

天堂紀念館:http://www.nhlkrx.live/TT139420360
本館由[ 天堂使者]創建于2016年02月28日

天堂紀念網沉痛悼念被害的馬彩云法官

發布時間:2016-02-28 17:23:17      發布人: 天堂使者

2016年2月27日的上午,我在去醫院的路上,看到了馬彩云法官被害的消息,當時也沒多想,只想:這法治環境怎么了。隔了幾分鐘突然感覺有點不對勁:這名字怎么這么熟啊?不會是我的師妹吧?我立刻跟北京的幾個同學聯系,核實這個被害的馬彩云是不是吉大畢業的。

 

到了下午,先是單位的同事在群里說,這個馬彩云是97級的本科生,我心里一沉,感覺不好。兩分鐘后,北京的同學在同學群里通報:“是我們97德恒的師妹!”

 

我抑制不住,哭了。時隔十六年,想不到我再次聽到她的名字,竟是因為她的噩耗!

 

彩云是我在97年親自招進學生會的,當時的吉大法學院分4個系:法學,國際法,經濟法,德恒律師學院。院里共有3個學生組織:學生會,團委,生管會。我當時擔任學生會宣傳部副部長、團委宣傳部副部長。宣傳部是個苦差事,新生入校時大多數申請加入秘書處、外聯部、文藝部等等,彩云是第一個到宣傳部來應聘的。

 

當時的她黑黑瘦瘦,留著半長的頭發,戴著副眼鏡。接下來的大學三年,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常常在干活的時候穿一件休閑格子襯衫。新一屆宣傳部人員確立后,第一個任務是校運會的布展,整個宣傳部連軸轉著畫宣傳板、做文案,每個人的身上都粘著漿糊和顏料。彩云能寫能畫,特別是字寫得好,是團隊里不可或缺的人。

 

98年下半年,我剛上大三。這個學期剛開始,前部長陶錚(學生會)和楊媛(團委)引退,我成了學生會和團委的宣傳部長,這是法學院歷史上少見的班子重合。那一年,吉大迎來了法律系建系50周年、法學院建院10周年,為了聚攏人力,宣傳部一開學就在新生中大肆招人,招聘的時候,馬彩云和靳振國一臉壞笑,拿著我的畫,問來報名的新生:“這是個必答題:你說這幅畫畫得怎么樣?”


于是,后來被老師稱為“10年以來最強宣傳部”的班子就此誕生,里面人才濟濟。當時的副部長有靳振國,馬彩云,程苗。部員的名字已經記不完全,能記起名字的,有林清,汲悅穎,陳晗,梁曦文,林小林。 

 

那是一次難忘的經歷,整整一個月,宣傳部的人都在瘋狂地繪畫、書寫、剪裁,制作各種條幅,不斷的修改文案,不斷的推倒重來。有時候甚至要熬通宵,女孩子們深夜回宿舍去睡覺,男生們就躺在桌子上、畫板上昏睡。到了早上,男男女女都蓬頭垢面的在畫室里聚集,繼續干活。彩云到畫室來的時候,會自己掏錢買一些早餐來給大家吃。那個月,我們畫了十三塊巨型宣傳板,制作了總計兩百多米長的條幅,搭了一臺晚會的布景。部里的每一個弟兄姐妹,包括彩云,沒有一個偷懶的。我至今以這些弟兄姐妹為傲,這些經歷,我銘記在心。

 

忙完我參與的第三次校運會工作后,1999年下半年,我從學生會引退,從此開始忙于求職就業。馬彩云、靳振國等人也隨之引退,專心于學業。2000年我畢業前,和這些老部員們聚了聚,從此天各一方。這些年輾轉于山東和上海,逐漸與這些弟兄姐妹失去了聯系。

 

如今,我卻看到了彩云的噩耗!

 

那個黑瘦的小妹子已經不在了。我看了她的資料圖片,她的頭發變長了,但容貌變化不大,一別十幾年,她已經是優秀的法官,年辦結案能達到400多起,——這是什么數量?意味著她哪怕全年不休息,每天也要審一個到兩個的案子。她一向是個認真的人,當年在宣傳部就是這樣,我想在法院她也不會改變。

 

可是我現在還能說什么呢?她被殺了。留下了12歲的孩子,還有重傷的丈夫。

 

然后,還有人用看熱鬧的口氣說:“必有隱情”。告訴我:“不能對兇手說臟話”。

 

我想請問這些巴黎圣母院里出來的白蓮花:我就是罵了,又怎樣?你是銷了我的律師資格,還是把我趕出教會?誰犯罪沒有理由?有隱情就能殺人?別跟我講什么隱情,什么理由,當他犯罪的時候,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犯罪分子。


搞雙標不要太明顯。

 

我已經懶得罵人了,我感覺悲哀。

 

不要以為殺的不是律師,不要以為法院出了事,就看熱鬧。大家都不相信法院了,還要你律師干個屁用啊?以后大家都別去法院了,弄個槍自己解決最痛快!

 

接下來大概還會有一堆理客中、深陷思出來,洗地是個技術活,記得回去多準備點漂白水和刷子。

 

不管有什么樣的嘈雜,彩云之南,小妹已去。千里之外,我潸然淚下。

 

馬彩云法官,小妹子,走好!


到過這里的訪客更多>>
广西快乐十分预测技巧